真好玩小说 > 玄幻小说 > 喻以歌尹修然 > 第三十四章 那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他好了

第三十四章 那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他好了

推荐阅读:亿万老婆,你好甜陆迟墨赵成风叶竹青陆鸣全文免费阅读陆铮影儿大康英杰传阮默墨湛小神医修真陆少的千金贵妻蓝欣陆浩成姜蓝欣陆浩成蓝欣陆浩成

    喻以歌手忙脚乱的换好衣服,然后像是被鬼追似得一路快走来到的餐厅。

    沈湛已经在椅子上坐着了,见她气息不稳,像是早已料到,勾起唇角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餐桌上的二人都默默的在吃着饭,谁也没有开口。女佣在上完菜之后就离开了,此时的餐厅简直安静如鸡。

    和沈湛相处的这么平静,喻以歌自己都有些不适应了,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喻以歌心怀忐忑的第三次偷偷看向沈湛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开口。

    “胃怎么弄的,以前不记得你有过胃病。”沈湛有些不悦,喻以歌这种战战兢兢的行为让他有些烦躁,和他相处时的小心翼翼证明她在害怕自己,而这不是他想要的。

    可他到底想要什么……他自己都说不上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小毛病而已。”喻以歌探究的眼神和沈湛突然对上,慌乱了一瞬后抽了抽嘴角,露出个不能算是笑容的表情,轻描淡写的回答沈湛。

    她很清楚沈湛的作风,之前他们这么激烈的吵架,按理说他不可能这么平静,一定会找个机会来折磨羞辱她,而现在的沈湛就像是没事人一样……

    喻以歌只感觉头顶上悬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的刀,越是忐忑心里越是没底,一面期待着刀赶紧掉下来,早死早超生,一面又希望着刀不要掉下来。

    “小毛病?”沈湛一脸阴沉看着喻以歌。

    “我的胃病,真的不算太严重,只要按时吃东西就不会犯,昨天是因为饿得狠了,才会复发。”喻以歌解释道。

    “饿狠了?景然娱乐连员工的饮食都保证不了?”沈湛低垂着眼眸嗤笑一声。

    “那是个意外!我在宴会上本来是要吃东西的,被人耽搁了。”喻以歌有些气不过,沈湛凭什么这么说她的公司!景然娱乐招他惹他了?

    “哦?是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喻以歌不想在回答这个问题,安灵和任嘉树已经够让人恶心的了,她根本不想再提起这两个人。

    喻以歌低头吃着饭,面前的沈湛已经放下筷子,她只觉得头顶上的视线锐利的像是要将她盯出一个窟窿。

    喻以歌:“……”

    这种刺眼难以忽视的视线,逼得喻以歌渐渐停下手中的动作。无论是谁,被这种像是要吃人的目光盯着都是会不自在的好嘛!

    沈湛到底还让不让她吃饭了?

    但是她又不敢不说,上次领教过沈湛的手段之后,喻以歌就不敢真的触怒他了,惨痛的教训还没过去,而自己也不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想来想去还是在沈湛生气之前就告诉他算了。

    就当是沈湛诚心诚意的发问,那她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他好了,反正沈湛也就是掌控欲在作祟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才不是认怂!

    喻以歌做好心理建设,缓缓抬起头,对上沈湛的眼睛道:“是叫任嘉树和安灵的

    两个人,他们以前和我有些过节,那天刚好碰见了,纠缠了一会。”

    “居然还能进去宴会,看来还是不够。”沈湛挑了挑眉,颇有些惊讶。

    “……什么?”喻以歌微微一愣。

    沈湛说的还不够是个什么意思?他知道任嘉树和安灵?

    “你手也是他们弄得?”

    “……是啊。”

    沈湛这是在关心她?

    喻以歌眨眨眼睛,神色古怪的偏过头去,没有再看沈湛,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

    她摸着手腕上的抓痕,已经有些好转了,伤口周围的红肿已经消失。喻以歌虽然不是什么疤痕体质,但平时受个伤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安灵造成的抓痕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很深,按理来说不会好的这么快……

    “我还是高看了你,以为你会有些长进,结果看来还是一样的蠢。”沈湛沉默了好一会,就在喻以歌以为他话说完了,不会再有任何话题的时候,结果他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说完还一脸嘲讽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喻以歌:“……”

    她是怎么会觉得沈湛关心她的,她的脑子是被沈湛给吃了吗?

    喻以歌被气的连话都不想说了,沈湛总是有让人对他瞬间改变看法的本事,或许前一秒还觉得沈湛不错,后一秒他就能让人自动打脸。

    被沈湛抓着吃完胃药之后,喻以歌被气回了房间,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沈湛,既然要对她冷酷,那就冷酷到底啊,这种飘忽不定的态度算什么?

    喻以歌这么多天来第一次露出痛苦的神色,她不惧怕冷酷的沈湛,因为冷酷会让她清醒。她和沈湛中间隔了太多,不光是玩弄和欺骗,还有他的婚姻,他的家庭,这些都是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想不清楚,也不想再去想,喻以歌决定睡一觉,睡醒了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那个孩子怎么样了?”沈湛问道。

    书房里管家站在沈湛身后轻声回答道:“已经睡下了。”,管家看不出沈湛问起笑笑是个什么意思,这么多天喻以歌和沈湛的情况他也是尽数看在眼里,他知道喻以歌对沈湛来说意味着什么,可喻以歌未必知道。

    再这样下去,喻以歌和沈湛之中必定有一人,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到了那个时候想挽回都会无计可施,况且对于那个孩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斟酌着开口:“就是孩子还小,时不时会问母亲在哪,见不到就会哭的很厉害……”

    “顾知你今天的话有些多了。”沈湛打断了他的话,回头看了顾知一眼,只是瞬间顾知就觉得额头冷汗直冒,沈先生周围的气场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先生,是我多嘴了。”顾知脸色微白,低下头不敢直视沈湛的眼睛。

    沈湛沉默许久,眉宇之间带着淡淡的郁色。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么做是错的?”

本文网址:https://www.znwan.com/xs/6/6966/51866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