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玩小说 > 仙侠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一三三章 一诺不悔

第一三三章 一诺不悔

推荐阅读: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太古吞噬诀狂武战尊超级神胥壮志凌云超级奶爸闯异世无上升级系统重生地球仙尊麻辣女同事许念安穆延霆

    秦仪:“实不相瞒,这次竞标,罗康安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在此之前,因对手虎视眈眈,罗康安只是我摆在台面上的一个幌子,其实真正要参与竞标的是人江遇。为了这次的竞标,我答应过江遇,想办法帮他和南栖家族化干戈为玉帛。”

    南栖如安貌似漫不经心道:“原来如此。可现实是罗康安参与了竞标,江遇并无用武之地,并未出力,秦会长又何苦为难我,不如各退一步,分成比例上我让出一成,你也不要再为难我,我保证南栖家族不再为难他江遇便是。”

    不管他喜不喜欢或在不在乎那个陈山,可陈山毕竟是南栖家族的人,他岂能轻易拿家族内部人的性命做交易。

    秦仪:“公子此言差矣。如同这次答应公子的契约一般,公子说南栖家族出力不够,愿退让些分成比例,秦仪之所以不愿而坚持承诺,还是那句话,秦氏立足以‘守信’为根本。答应了公子的事,秦氏不能反悔,同样,答应了江遇的事,亦不能反悔!秦氏不轻易许诺,一诺不悔!”

    白玲珑暗叹,这倒是某人的性格,当年答应过某人非某人不嫁,如今果真是卯上了不放。

    南栖如安:“我若是不答应呢?”

    秦仪目光落在了那份未签的契约上,“秦氏别无选择,恐怕无缘与南栖家族合作。”

    言下之意很明显,若不答应,秦氏便不会签约。

    南栖如安眉头渐渐挑起,“秦会长,我若没听错的话,你是在要挟我吗?”

    连他后面的那个贴身随从亦冷冷盯上了秦仪。

    秦仪:“不是要挟,也不敢要挟。只是秦氏若不守信,往后的合作中,南栖家族能对秦氏放心吗?若已不守信用,秦氏再对南栖家族表示守信,岂不显得有些虚伪可笑?”

    南栖如安眉眼间已泛起了冷意,“以杀我南栖家族的人为条件,还说是什么小小要求。秦会长,你此时冒出这样的要求,不觉得太过无理吗?为了区区一个江遇,破坏合作,你觉得值得吗?你考虑过戏耍我南栖家族的后果吗?”

    秦仪:“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公子考虑。”

    南栖如安哼哼冷笑一声,“为我考虑?看来是我愚昧了,听不懂!”

    也的确是火大,感觉自己被对方给耍了,之前也没想到对方敢耍自己,语气已趋于不客气。

    秦仪端坐,姣姣容颜依然是波澜不惊,不为对方的语气所影响,不卑不亢:“世人皆知公子是南栖家族养子,在南栖家族并无多少实权,所仗无非是南栖家主的影响力。这些话说来也许不好听,但确是事实。南栖家族能人无数,还有仙界百大家族,难道秦仪就找不到其他选项?公子可知秦仪为何不找别人,独独找公子合作?”

    南栖如安冷眼着,盯着她不吭声,说实话他之前也有此疑问,好一会儿才冷冷问道:“为何?”

    秦仪:“秦氏确实诚意与公子合作,事到如今,秦氏的真实想法也不瞒公子。秦仪之所以选中公子,是因为公子在南栖家族的超然地位,既因为出身受人诟病而掌握不了什么实权,却又受家主垂青而有一些在南栖家族内部的影响力。

    秦氏不想成为一般商会那种的对大家族的依附,或者说是不想被大家族内部的一些倾轧而左右。如此一来,公子在南栖家族的超然地位便成了秦氏最佳的合作人选,选公子当然也无法完全摆脱大家族内部的负面影响,但至少能起码保证一些自主权。

    一些道理是可预见的,公子的进项一直依赖的是南栖家族,外界的一些非议在家族内部也对南栖家主造成了一定的困扰,这次与秦氏合作不一般,是公子一手拿下的,想必南栖家主会顺水推舟进行一定的与家族切割,让公子自行掌控,让公子拥有自己独立的进项,公子只需在进项中上缴一部分足够的利益给家族便可作交代。

    一个在南栖家族地位超然,又可借助南栖家族势力影响的人…而公子为了保证自己的独立自主权,也必然会杜绝家族内部的其他人插手秦氏,这有利于公子,也有利于秦氏,正是秦氏最佳的合作人选!

    没有家族过多的介入,却不利于公子对秦氏的左右,难道公子不希望秦氏守信而让公子自己放心吗?”

    一口气吐露出真相后,秦仪坦诚总结,“秦氏不会冒然做出选择,对公子也不是临时起意,既然做出了选择便是相信公子,愿竭诚合作,绝无二心,一诺不悔!”

    一番话真正是坦诚,坦诚到锥心刺骨,几乎坦诚到让人难以接受,令南栖如安罕见的面色紧绷,目光紧盯秦仪,如今才知对方对他研究之深超乎他的想象。

    更加明白了当年的偶遇绝非偶然,这女人为了今天这一步,蓄谋已久!

    一旁的白玲珑亦暗暗恍然大悟,之前她也奇怪秦仪为何要跟这位合作,为什么是这位?此时才明白选择这位的原因。

    闷了半晌,南栖如安沉声道:“这和杀陈山有何关系?”

    心里琢磨的是另一句话,这和为我考虑有什么关系?

    秦仪早有说辞酝酿应对,立刻道:“陈山纵子行凶,玷污杀害的是什么人?江遇在仙庭的地位也许不高,可他的身份是神卫营统领!南栖家族的人竟敢玷污杀害神卫营统领的妻子,这是什么性质?在军方内部的影响之恶劣,已引起军方内部公愤,饶是南栖家族势大,也不得不惶惶然低一头,可谓颜面尽失!

    此乃前车之鉴,不可不防!

    青丘城事件,的确过去了很久,几乎让人淡忘,公子可以不当回事,没事的时候也的确可以不当回事。

    可现在,并非寻常时刻,正是公子要获利这次竞标结果之时,会侵犯到多少人的利益,公子比秦仪心里更清楚。

    江遇虽已被革除仙籍,踢出了神卫营,但那件事终究是令军方内部不少人心中不满,实在是事件的性质太过恶劣,犯了众怒,军方性情耿直之人可不少,只因南栖家族低头,加之南栖家族强大的影响力,才将事情压了下去。

    倘若江遇复出,再次遇害,就算不是陈山干的,公子能保证不会被有心人利用?

    一旦有心人再次挑起陈年旧事,再次揭开军方内部的那道创疤,会不会再引起军方内部某些人的怒火?

    公子别忘了巨灵神是给什么人用的,公子真的能保证不会有人拿陈山的事做手脚,进而动摇南栖家族或者说是动摇公子对这次竞标结果的掌控?就算最终动摇不了,公子身为获利者,也将成为各方借由此事攻击的主要目标,届时这块肥肉公子不能好好吞下,又吐不出,真的能好受吗?”

    南栖如安面部的肌肉在蠕动,可见已暗中咬紧了牙关,目光闪烁不定,透露着内心的斟酌。

    秦仪察言观色一番后,继续道:“陈山为恶,连累南栖家族,南栖家族之所以留他,是因当年那事的角力,是为了南栖家族的含蓄颜面。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一些颜面已无必要计较。

    如公子所言,陈山在南栖家族已失势度日。留着这种人,为何不肯放离?依我愚见,也不便放离。丧子之痛,不见南栖家族给报仇,反而惩罚于他,令他落魄,他心中必怨,一旦放离,必起报复之心。

    心怀怨恨,这种人留在身边是毒蛇,卧榻之侧岂容不轨?一旦异心难耐,只怕防不胜防,当尽早除之!

    陈山在南栖家族毙命,江遇在秦氏复出,明眼人皆能看出,陈山毙命是南栖家族给了江遇一个交代,军方又岂能看不出?南栖家族此举亦无异于给了军方当年之事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些内心不满之人自然是心中舒坦消气,再有人想拿这事动摇公子即将掌控的竞标成果,也无济于事,军方不会有人再理会,可绝后患!

    不但不会理会,获悉南栖家族这次的竞标结果是由公子一手掌控,军方一些人只怕还会因陈山之事高看公子一眼,是公子气魄,一手解决了陈年芥蒂!

    秦仪此心,固然是为了一己私心,固然是为兑现给江遇的承诺,但也的的确确是为公子好。

    秦仪也的确是不希望这次的竞标成果再因为一个陈山而节外生枝,难道公子喜欢节外生枝的麻烦不成?这麻烦不出则已,一出可不小!

    秦仪言尽于此,还望公子三思成全!”

    说罢,她亲自执壶,为南栖如安斟茶倒水,态度恭敬。

    一向温雅从容的南栖如安,此时绷着一张脸,看着对面女人的一举一动,神情莫名。

    在他身后的贴身随从亦目光多变,不时看看秦仪,又不时看看南栖如安的反应。

    白玲珑则悄无声息静默着,暗中对各方察言观色,她对秦仪的一番言辞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秦仪能让她信服跟随自然有能让她信服的原因。

    她也算是看出来了,归根结底,小仪就是要陈山的命,要摘陈山的脑袋!

    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

    许久之后,南栖如安神情恢复了自然,偏头看了眼外面已渐斜照入阁内的阳光,回头伸手端了茶盏,慢慢举杯,慢吞吞道:“那个江遇,合适的时候让我见见,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值那一成的利益,能让秦会长如此不惜代价!”

本文网址:http://www.znwan.com/xs/4/4251/33223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