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感觉不正常

推荐阅读:天命萤惑我乃路易十四凶灵秘闻录至尊战神狂婿赘婿归来然后和初恋结婚了一胎二宝:总裁爹地惹不得乌恒冷寒霜炼世修神婢女也秀色

星空闪耀。
君寒澈从玻璃房里走出来,在天台上活动手脚。他并非是真的想隔离,而是不想见君安集团的人。每次有新计划推进的时候,总有这样那样的人,打着陆绮的名头来说情。君寒澈懒得多说半个字,干脆躲开。
“已经确定了,”助理拿着文件,小声说道:“下周正式推行人员变动计划。”
“很好,执行人员月底发双倍奖金。”君寒澈说道。
“您母亲满世界找你,安排了人在医院外面守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来。”助理提醒道:“要不要换个地方?”
“不换,这里好。”君寒澈递回签好字的文件,微微拧眉,“我这位母亲大人,就是学不会安静。”
“所以,还是暂时换个地方吧,免得把火引到乔小姐身上。”助理略加沉吟,低声说道。
“我妈最怕死,短时间内都不会来乔千柠面前。医院外面那些人,蹲守完了都会被辞退。你去给这些人先准备好遣散金,别亏待人家。”
“好的,我现在就安排。”助理立刻点头。
“还有……”君寒澈正要往下说,手机响了,显示有邮件进入。他朝助理挥挥手,示意助理先去工作。助理离开后,君寒澈调整了一下情绪,点开了邮件。
这是他五年出事前后的全部过程,包括去德国,包括那一场差一点让他丢掉性命的刺杀,还有病情诊断。
他一直站在原地看着,浑身的血液都往头顶涌。脑子里无数星光碎片乱闪,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他就像在看一场别人演的戏,感觉离奇、可怖、不可思议,却又不得不接受这就是他经历过的一切。
“在干吗?”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
他下意识地用力甩开搭上来的手,力气之大,把来人甩得直接撞到了栏杆上,重重地一声响。
十多秒后,他才从这种过于激动的情绪里稍微冷静下来,看清了被他推开的人,正是乔千柠。而天色,已经大黑!
“你怎么出来了。”他抿了抿唇,站在原地没动。
乔千柠揉着撞疼的肩,走到他面前,伸手摸他的额头,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就是感觉……”君寒澈把手机放进裤兜,伸手把她捞进了怀里,脸埋进她的头发里,闷闷地吸气。
“感觉怎么了?不舒服吗?”乔千柠更担心了,手在他的背上急速拍着,“别抱了,我带你去做检查。”
“不用检查,我没有头疼,也没有不舒服。”他反手抓下她的手,直接塞到了胸膛上,郁闷地说道:“我很健康,你摸摸,肌肉怎么样?”
“挺结实的……可是肌肉结实也不能让你失眠症自行消失,你得检查。”
“我不去,我没事。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能睡着了。”君寒澈把她抱得更紧了。
“那你刚刚说感觉怎么了?”乔千柠想了想,决定先依着他,看他有什么心事。
君寒澈闷了半晌,手捏着她的下巴,抬着她的脸索吻。
“就是感觉孤单,只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会好一点。”他低喃着,吻住了她柔软的嘴唇,一点一点地去尝,去回味,去回想。
可是她给他的记忆,只从岛上开始。
这嘴唇里带着淡淡的药味儿,让他刚刚狂燥的、愤怒的情绪不知不觉地就寻到了宁静。他吻得越发地深了……
“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到。”左明柏一脚踏进来,看到了二人紧拥在一起的样子,赶紧又缩回了脚。
乔千柠慌忙和君寒澈分开,小声说道:“我上来是告诉你的,上回的细菌被感染了,所以化验结果是错的,没有传染性。我们不必隔离。”
“那怎么办,我的玫瑰花戒指还没长来。”君寒澈手指在她唇上抹了一把,哑声说道:“你还向我求婚吗?”
“不求了。”乔千柠笑了起来,和左明柏打了声招呼,“你们聊吧,我要下楼了。”
“不许去。”君寒澈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有些撒娇的意思:“你今天和我回家。”
“那也得我完成工作呀,很快。嗯,我九点下班,到时候联系。”乔千柠捧着他的脸揉了一下,脚步轻快地往外走。
出了楼道门,她放慢脚步,轻轻地揉捏起了撞痛的肩膀。他方才那一下,用的力气很大,刚撞上的那一瞬间,她几乎要以为自己骨头会裂开。君寒澈的身体是她唯一担心的事,当时治疗方案她还没看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琳达已经做完了病案标本记录,参加化验的人被叫过去狠批了一顿,所有隔离人员回到工作岗位上。
医院如战场,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马虎。
乔千柠刚刚合上病例本,有人轻轻敲响了房门。她转头一看,多年未见的楚爱沐就在门口。
“是你呀。”她站起来,笑吟吟地向楚爱沐伸手。过了这么多年,虽然当初楚爱沐有自己的目的,但是也能想得通。人不为已,难道为你?她谋她自己的路,无可厚非。唯一让她有些难受的是,那晚在俱乐部,楚爱沐也加入了那些打赌的人。
“还以为再见不到了呢。”楚爱沐和她握了手,上下打量她,微笑着说道:“因为你,雷阳和君寒澈都做不了朋友了,还有那几个,都成了普通生意场上的过客了。雷阳听说你回来,在家里已经喝光了三瓶XO了。”
慢着!
乔千柠脑子里一个念头飞快闪过。如果说,要抹掉的是所有记得她的副人格,那君寒澈为什么还和朱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还差点结婚了呢?也就是说,君寒澈也应该不记得朱雯才对啊!
“想什么呢?”楚爱沐轻拍她的肩膀,问道:“是不是,还是因为当年的事,对我有意见?”
乔千柠的肩膀一阵痛,赶紧退开一步,“别、别拍肩膀,刚受了点伤。”
“怎么受伤了?”楚爱沐紧张地问道:“我的力气很大吗?”

本文网址:https://www.znwan.com/xs/3/3477/120835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