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玩小说 > 军史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48章 我自己都怕!

第148章 我自己都怕!

推荐阅读:逍遥战神全文阅读目录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弃少归来太子爷的鬼迷心窍藏珠魔偶天成农门奇婿青龙传纪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上门龙婿萧辰

    赵桓一旦倒行逆施起来,他自己都害怕!

    “姜尚这等吃殷商饭却砸殷商碗的小人自然是不配武圣之称,可是朕觉得,文庙之中止有孔圣一人,也未免太过孤单了些。”

    嘴角挑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赵桓扫了一眼殿中群臣,说道:“朕已命人去准备孟子、墨子、韩非子、荀子、老子等人的塑像,回头都封了圣,供入文庙享受香火。”

    赵桓的话音落下,朝堂上终于炸开了锅!

    武城王姜子牙到底配不配得上武圣这个称号暂且放到一旁不提,官家现在非要把墨子、韩非子、荀子等人都尽皆封了圣,这可就在赤裸裸地掘儒家的根基——

    墨子是谁?韩非子是谁?这两个人,哪个跟儒家没仇?

    现在官家要把他们两个也封了圣,那以后新进学的学子们到底是拜孔子还是拜墨子、韩非子?还是一起拜?

    然而赵桓却根本没有给这些大臣们反驳的时间,而是笑眯眯的扫了一眼群臣之后说道:“莫非,诸位爱卿以为这些先贤不配进入文庙?还是说。诸位爱卿以为自己比这些先贤们更配进入文庙?”

    这特么就没法聊了!

    尽管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然而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就不配跟这些先贤们比肩,甚至连给这些先贤们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这就好比打牌,赵桓刚刚扔出了一张三,朝臣们这边刚准备用四管上,结果赵桓甩手就拿出来的两个王来了个王炸,又顺手一条链子把牌全都出光,连留给朝臣们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朝谏大夫严承宣终于忍不住了,双手摘下官帽放在地上,又俯身拜道:“官家如此倒行逆施,如何堵得住天天悠悠众口?臣身为朝谏大夫,如今却未能尽为人臣之责,就此乞骸骨归乡,望官家恩准。”

    严承宣开了一个坏头。

    随着严承宣摘下官帽一步步向着殿外退去,朝堂上的众多大佬们也陆陆续续的开始摘下官帽,一齐向赵桓请辞归乡。

    赵桓却丝毫没将朝堂上这些大臣们的表现放在心上——

    后世都说什么困难像弹簧,其实这些朝臣们才是真正的弹簧!

    秦始皇不见得给这些大臣们面子,刘老三更是拿着儒生的帽子当夜壶,那时候儒生们的表现如何?

    始皇帝照样当他的始皇帝,刘老三也继续当他的汉高祖。

    然而李纲和沈颢等人却忍不住了——

    官家既然准了严承宣告老还乡,那是不是也要准了其他人告老还乡?一旦告老还乡的人多了,整个朝堂上就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那这朝堂还是朝堂?

    沉默了半晌之后,沈颢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躬身拜道:“臣请官家三思!”

    李纲和李若冰等人也一齐躬身拜道:“臣等,请官家三思!”

    赵桓却呵呵笑了一声,开口对正在倒退着走出殿外的严承宣道:“朕,让你走了?”

    严承宣沉声道:“诤而不听,合则留,不合则去,官家何必强留?”

    赵桓嗯了一声,半眯着眼睛道:“朕倒是不打算留你。只是,你在走之前,是不是得把事情交待清楚?”

    说完之后,赵桓便向着何蓟使了个眼色,而何蓟也当即出班拜道:“启奏官家,据皇城司探子密报,严大夫胞弟于乡间横行不法,曾为抢夺民田逼死百姓。管教亲族不严,此严大夫一罪。

    自宣和元年至今,严大夫家中资产逐渐百倍于为官前,除却俸禄之外,尚有二十余万贯资产来源不明,此其罪二。”

    赵桓嗯了一声,然后盯着严承宣道:“来,严大夫把这两件事情给朕交待清楚了再辞官不迟。”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一些摘了帽子还没来得及放在地上的官员们就再一次将帽子戴了回去,原本已经随着严承宣向殿外退去的官员们也悄然走了回来,捡起帽子戴上之后又悄然站回了朝班之中,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严承宣却轻笑一声,梗着脖子道:“微臣不知道何蓟小儿在说些什么,更不知道微臣家中尚有二十万贯的家资!”

    眼看着官家没有理会严承宣,何蓟便又站了出来,从袖子中取出一枝发簪扔到严承宣脚下,笑道:“严大夫,可识得这枝发簪?”

    说完之后,何蓟直接无视了严承宣几乎快要喷火的目光,又从袖子中取出一件手帕,走到一个还站在严承宣身边的官员身前,随手扔在地上之后问道:“许侍郎,可识得这件手帕?”

    随着何蓟几乎每到一个官员身前便掏出一样儿东西,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李纲和李若冰还有沈颢等人已经悄然站回了朝班之中,开始笑眯眯的看戏——

    自己这伙人的身上没有那么多的屎,又都是一心跟着当今官家混的,自然不担心何蓟会走到自己身前来掏出什么东西。

    至于那些被点了名的官员——他们的死活又关自己屁事儿?

    就像当初官家说过的那样儿,这大宋朝别的不多,想当官的人可从来没缺过!

    别说朝堂上已经怂了一大部分的官员,就算何蓟手里没有什么证据,那些人也都没怂又能怎么样?先不说靖康元年的新科进士们还在排队等着做官,太学之中可是还有一大批等着做官的呢!

    瞧了眼那些已经傻傻的站在朝堂上的官员,沈颢又一次站了出来,躬身拜道:“启奏官家,臣要弹劾谏议大夫严承宣管教亲族不严并巨额资产来源不明之罪!”

    赵桓呵呵笑了一声,随口吩咐道:“全都拿下,下狱。待案件查清之后,无罪者放归田里,九族之人三代不许科举为官。至于有罪者……”

    说完之后,赵桓狞笑着道:“该凌迟的凌迟,该族诛的族诛,罪不及死的按欺君之罪论处,正好秦桧那里还缺些劳工,这些人的九族怎么着也得有个几千人。”

    严承宣神色一僵,愣了半晌之后才面红耳赤的叫道:“昏君!如此残暴无德,更胜桀纣多矣!你不敬圣人,我看你还能坐得几日江山!”

本文网址:https://www.znwan.com/xs/18/18541/196066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