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玩小说 > 都市小说 > 致遥远的青春 > 第129章展转扬州

第129章展转扬州

推荐阅读:陆少的暖婚新妻婢女也秀色极品透视小仙医都市有神王黑龙法典重生柯南当侦探太古丹尊最强神医都市全能小仙医快穿之我家男神超苏哒

    青衣男子从那地上突然突出的一抹黑影,便已经发觉了背后的来人,微微眉头一皱,目光凌厉,一个健步如飞的朝那一旁的灯光处跑去,把那那横挂在墙上的一画轴取下,那副挂画的画轴力量沉重,是用木条裹着的一层沉重的铁皮作作的,拿在手里也是分量十足,那拿着木棍的男人,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过来,挥动着木棍就朝他站的地方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青衣男子只是微微一侧肩,身手敏捷的便躲过了他的攻击,而那木棍自然而然的就打到了一旁的墙体上,瞬间功夫,伴随着‘啪’的一声巨响,那木棍就从中间弹开断作了两截,而巨大的冲击力,也将那胖男人震慑到了,怔在原地不知所措,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青衣男子便自己拿着那手中的铁棍,朝着那男人就是一顿毒打,丝毫没有刘情,迅速挥动的铁棒在他身体上极速的轮回,顷刻间打得他头破血流,抱头鼠窜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不能自己。

    “砰……”就在此时,那铁条居然从中折断,里面的木棍都断裂成几截,一抹迅速移动的黑影瞬间移动到了他的面前,一股巨大的力量让他感受到了危险,连忙偏头一闪,只见一铁拳就在他的左耳边带起了一丝丝冷风,微微瞥了一眼那黑影又迅速的移动,朝着他的胸口又欲是一拳,青衣男子如不是躲的及时,恐怕就得死在他那如熊掌一般大拳之下。

    “哇,你搞偷袭啊,还好本少爷眼疾手快躲得及时,如若不然就得被你这如铁锤一般的拳头打得个满地找牙呀!”青衣男子闪到了一旁,一脸嫌弃的说着,还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襟,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少废话,竟然躲开了,这次你运气可不会那么好了!”话音刚落,那魁梧高大的男子,便摩拳擦掌的又涌了上来。

    还以为都是些三脚猫功夫的杂碎,没想到这个傻大个还是有些条条的,看来不正经点拿出来点本事,是不能速战速决了,这傻大个蛮力倒是有些,不能与他硬碰硬,还得智取。青衣男子一边若无其事的打量着这面前的男人,一边在心里暗自某想对策。

    只见那高大挺拔的男子又迎面而来,双手握着结实的大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起额头上还有几条发黑的青筋,看样子实在是恐怖至极,那肥大的拳头极速的就要往他的头部挥来,青衣男子只能朝一边躲去,也不回手反击,也不接他的招只是躲避,男子如发了疯的野猪一般,用着蛮力四处挥打,速度也是极快的,如不是青衣男子身手敏捷,怕还躲不过他的铁拳。

    几个回合下了,青衣男子也大致摸清楚了他的拳路,是一个不懂什么拳术的野蛮人罢了,只是身体魁梧力气教大,速度较快而已,他只是擅长出手拳,其腿脚并不是特别灵活而且每次出拳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身下,好像是有什么顾及的,于是他便断定了他的腿部是他的弱点,而且不擅长防备。

    正思考的时候,那魁梧健壮的男子,又挥动着他的大拳头过来了,青衣男子看准时机,在他还未把拳头送过来的时候就借助那方桌子腾空而起,轻轻将身体一弹起,就飞弹起来将自己的腿直绷了起来朝着那壮汉的脑部踢去,随着那壮汉一声大叫,‘啊……’便朝后方倒了下去,青衣男子抓住这个难得的好机会,主动出拳就猛力的朝着他的腿部轮去……

    “啊……我的腿……”壮汉被他踢得随势就朝后仰了过去,还没有来得反应过来,自己的腿部就传来一阵凶猛的疼痛感,从骨头里痛到了心口去了,让他疼痛难忍痛不欲生的直叫起来,原来这壮汉虽说身材高大威猛人也力壮如牛,可他的腿部其实一直都是有隐疾的,是十几年前被人家打断过后来想方设法的接上的,所以现在打斗的时候每每都有所顾忌,这又被青衣男子一阵痛打,已经疼得站不起来了,也许腿又重新断裂了……

    那青衣男子,也不知道轮锤了他多少下才善罢甘休停下手来,站直了腰板,睥睨着周围皆痛苦的哀嚎着的几人,轻轻笑了笑,又拍拍自己身体上的灰尘,得意洋洋的道:“呵呵呵,你这兄弟就不够意思了吧,是你自己不懂规矩还玩偷袭,那就不要怪我一本正经的打斗了,我本来也没想到要大打出手的,没想到你们还是要逼我,哎罪过罪过啊!”

    说罢,又重那桌子上拿起来了那瓶,被自己开封了还未来得及喝的烈阳红,拿到手中掂量掂量着,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口,随后又朝着地上叫痛的几人道:“谢谢你们今天请我喝的酒,我记下了,这酒呢确实不错,噢,对了,我就这样一走了之了,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嗯…这样吧,等你们老大醒了你们替我转告他,我杨哲流游到此地谢谢他热情的款待,如果想要再跟我喝一次,就来扬州杨家大宅院,我杨哲随时随地的奉陪到底!”

    杨哲说完,便大摇大摆的推开那扇被关得严严实实的大门,拂袖而去。

    出了门,才又想起了莫晓晓来,便又慢悠悠的拿着那壶酒水,一边喝着一边走到了那间雅阁里去。

    “吱……”门被轻轻推开,杨哲小心翼翼的进了门,映入眼帘的却是莫晓晓伏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画面,放下了手里的酒瓶,在原地缓了缓犹豫了片刻,才又缓缓的走了过去。

    “莫姑娘,莫姑娘!”杨哲轻轻呼唤着她,开可是无论怎么呼唤她,她都一直没有反应,又轻轻伸出手来戳了戳她的肩膀,可她依然是一动不动置之罔闻的模样。

    杨哲虽然平时一副执垮子弟风流成性的模样,可他骨子却是一个遵规守矩的正人君子,只是面相生的过于清秀俊俏,从外边看上去,他就像一个文文弱弱的软弱书生,其实不然,他还是一个“拳王”,在碧州的时候在一家武馆学了几年的武,对拳术和擒拿格斗这些颇有造诣。

    其实他选择帮助莫晓晓一事,也并不是偶然的,之前在碧州住了好些年与自己的小叔,年岁大了这才回到了扬州去了,这次来江城明义上是与自己家的生意有关,其实暗意也是为了帮一个朋友办点儿事情,平日他也是一个喜欢四处游荡玩耍的人,恰好这天晚上就游历到了这里,叫了酒还没有来得及喝,刚刚上楼便在走廊处碰见了几个男人拉拉扯扯的在推搡着一女子,本来这杨哲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与大多数人一样也只是当看个热闹罢了,也并没有打算当什么出头鸟,毕竟这种事情在这种鱼龙混杂的东西也不是罕事。

    可正当他准备一走了之不作过的问时,他居然发现那歇斯底里拼命挣扎的女子好些眼熟,细细回想来才恍然大悟,好像是在何家见过一面的,像是何语华的朋友,那次与何语华喝醉了酒歇在了何家,还是她给擦的脸,早上醒来便匆匆忙忙的走了,所以也就不是特别的那样印象深刻,不过时间也不久,所有也不沦为淡忘,所以也是想到这里他才出面的。

    杨哲又轻轻喊了几声,可始终不见她回应,又突然想起来方才见了那男子给她硬吃了一颗药,那粉色的药物,也不知道是何物,不过脑子里细细想来,致幻致晕致醉的药物也不过就那几种,常在外混迹的杨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人的小把戏,那些五光十色的药丸也不过就那几种,不过能让人短时间里无事,过一会儿才发挥药效的只有一种,名为泯醉散,短时间里不会发挥药效,但过了几分钟以后人才会昏昏欲睡混混沌沌的睡过去,而且三天之内都会昏迷不醒,任凭你有什么本事都无法醒来,也是黑道上常用的东西,想着她一定是吃了这泯醉散。

    想着也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住这里与什么人一起,心里又不禁犯了难,若是直接不管不问的就将她丟在这里,那岂是君子所为,可自己总不能在这里等上个三天三夜等她药效散去了再回去吧,自己此次前来是有任务在身的,还得明日赶着回去与自己父亲交差呢!

    左右为难思前想后,考虑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将她带上与自己一起先回扬州去,等她醒了以后再慢慢跟她解释清楚,然后等到半个月以后自己再来江城亲自送她回来,当下除了这个办法,也别无他法了。

    再说何语温,从屋子里出来,便大街小巷的去寻找莫晓晓和莫尧两人,可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一点点蛛丝马迹,从华灯初上暮色汲汲,到夜阑深深繁华落尽,都没有找得一点消息。

    “老伯,你有看见一个姑娘吗?大概到我胸口的位置比较瘦,穿的是浅蓝色的外套,头发是长长的黑色……”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何语温的心也越来越焦急了,四处询问,见一个人就上前去打听。

    “没有,没有看见!”那卖烧饼的老人连连摆手。

    “那一个小男孩呢,大概这么快高,皮肤黑黑的,身材比较瘦小眼睛很大……”

    “没有,没有别挡我生意。”何语温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那老人连连打断。

    何语温一个晚上,在大街小巷不知道问了多少个路人,可人都说没有,找的精疲力竭身心疲惫,身体乏力的头晕目眩,实在是想不到她们两人会去哪里,这偌大的城,人来人往想要寻找一个人就像是海底捞针一般,何语温一边吹着涓涓而来的风,一边怅然若失。

    面对茫茫人海,心里暗自神伤,不知道她们在何处,想里只能安慰自己兴许莫晓晓已经找到了莫尧已经回去了,开可是心里还是惶惶不安,担心她们出什么事情,因为身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他很厌恶那种失去至亲的感觉。

    他对她的感情,早不是普通朋友的情谊了,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亲情一般的情感。

    <br /

本文网址:https://www.znwan.com/xs/11/11122/106724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