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玩小说 > 都市小说 > 韩东夏梦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天雷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天雷

推荐阅读:三国处处开外挂不合格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九天神龙诀天才神医宠妃帝道独尊极品黄金瞳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妖龙古帝

    韩东重新坐回她身边,夜色下,台阶上,揽住了女人肩膀。

    起初感觉还有抗拒,坚持着,一切就都重归于静。

    车流断续,呼啸窜过。

    夏梦是侧目,无意中见到男人垂在肩头的胳膊上,到处都是划痕……再打量,脖子脸上都有……

    是她挠的?

    夏梦不确定自己刚刚有没有这么剧烈失控:“那,那个,不疼啊?”

    韩东另只手揉了揉火辣辣的脖子:“疼,也不疼。体表发肤,那是外伤,挠就挠呗。心疼治不好,刚刚,我以为你不肯要我,万箭穿心一样,喘不来气……”

    呼,他猛松懈,一副刚刚能正常呼吸的样子。

    夏梦眼中还晶莹,又笑。液体装不下,又往下掉。

    她今天又一次是对自己二十几年的经历产生了疑惑。理直,词穷了,竟是辩不动关新月的小三论。

    是男人不争气。

    让她没有办法完全的堂堂正正,以一个妻子的立场去反驳那种没有道理的言论。

    韩东对于女人的眼泪,是有个阶段性的心理。

    由心疼变司空见惯,由司空见惯复心疼。

    “别哭别哭,要还不解气,继续冲我来……女人心软,不能总伤,多软啊……”

    夏梦打开他爪子:“告诉你,我永远也忘不了你跟我离婚的理由。究其根底,是不爱。爱着对方,根本就不可能离婚,什么挫折都不可能离。因为,我从没想过,被你逼着进民政局……”

    韩东附和:“对,我们家梦梦最爱我,爱我最多。我却没有同样的回馈给她唯一,得深刻检讨自己,错了改,改了不再犯。以后啊,我得在心里给所有人的重要性拍个顺序,梦梦永远在最前列,女儿都得给我靠边站……”

    “不听你说。”

    夏梦捂住了他嘴巴。

    男人声音有魔力,一层一层的迅速敲碎她好不容易垒起来的防备。再听,又被三言两语给混过去。

    韩东小心轻巧抓住她手腕拿开:“不生气了。”

    “怎么可能。”

    韩东翻了下眼睛:“算完我的账,是不是该算算你的。”

    “我有什么好算的?”

    “你动手,家暴啊,这不对……”

    “又不是有心……。”

    “等会回公安局怎么见人,打就算了,专往显眼的地方抓……咱们俩要约法三章,以后不管出现任何事,谁都不准再动手。”

    “你约束自己就成,我弱势群体。”

    韩东试探着又把人往身边揽了揽:“那不说这个,我听欧阳带来的消息,你把我们原来的计划给弄得乱七八糟……”

    “是,我为你好,怕事闹太大,引发不可控的WJ舆论。我已经酌情仔细反复考虑了这件事,气出了,塔罗斯等人肯定会灰溜溜赶回国,重安系股价这几天一路下滑,振威的商标也一举人尽皆知……”

    “这就该是一场不掺杂外因的营销,振威的特殊营销手段。”

    韩东挠头:“我跟欧阳私底下筹备准备这么久,被你一句为我好来否掉。首先呢,我比你想的更多,多到这场架,都没人能分出对错,只能各打五十大板。这事我没有指派人去做,属于互相间意会。即便有人卖我,说我刻意主导,拿不出证据来。”

    “再有,这期节目肯定播出不了,别说不让播,重安也不敢播。塔罗斯名声臭到这份上,重安比咱们还谨慎,前因上又有影姐受伤,他们无理在先。你不想招,重安都得想办法让舆论偏离外国佬。倒好,拿钱去帮对手做他们该做的事……”

    “这一切得安排,就是你把十分效果给我打了个对折。蠢不可及,偏自以为是,还不提前找我商量……”

    夏梦迟钝:“你说让我全权做主。再,再说,我就跟欧阳哥提了下,他不还没具体去做嘛。”

    “他已经交代下去了。”

    “这么快?”

    “给营销公司打个电话的事,还不快。你一句为我好简单,损失不可估量,振威这次商标万一做不起来,不能一举跟重安分庭抗礼,你要负直接责任。”

    夏梦还是不敢信:“几个小时前我跟欧阳哥才沟通的……”

    韩东打断:“又怪欧阳。你有错,怪别人干嘛。”

    话落,仍收了收手臂。

    夏梦没注意俩人近在咫尺,她整个人都靠在了他身上。而是满脑子都被男人一连串的质问批评弄得条理不明。

    “那,那是我错了。”

    “错了怎么办?”

    夏梦更虚:“要不我这就给欧阳哥再打电话,不要刻意干涉舆论……”

    “打电话有什么用,令如山倒,各自媒体都已经变风向了。”

    夏梦无辜,无言。

    韩东眼睛闪了闪:“要不你亲我下,这事我就原谅你……”

    “啊?”

    夏梦转头,眼睛睁大,男人面庞也在放大。

    呜咽。

    她傻呆呆的,迅速被索取,被冲昏,被笼住……

    韩东嫌弃她这样,也懒得关注她反应。捧住女人冰凉细腻的面孔,认认真真的亲,一遍一遍的亲,不知今夕何年……

    想亲,想一直亲。想看她,想一直看。

    天雷勾地火般的热情,夏梦大脑更空。不知不觉间,没力气躺在男人撑着她背部的手臂上。缺了防守余地,亦无力气防守。

    时间停驻,又流逝许久。

    对视着,夏梦捂他没用,双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闷闷呐呐的喊疼。

    “那不亲了……”

    韩东想把人扶起来。

    夏梦死抱着他脖子不松,人早在他怀中:“我没劲,让我多躺会……对了,工作……”

    韩东抵着她额头,温声:“在逗你,你做的特别好。其实是我想把事情做的太绝,不留余地是容易鱼死网破,对己对重安都没好处。不能一蹴而就,得耐着性子慢慢来……”

    夏梦精神了点:“你,你训我半天,然后说我做的对。”

    “那我被你挠成这样,心里不舒服,又不舍打回来。就亲呐,亲的你痛苦不堪……”

    “你真是蔫坏到让人不可想象……”

    “我一直很坏,刚知道。”停顿,见女人双手让开,又钻空子吻住了她嘴唇。

    夏梦拍着,动作变软,捂住了男人颈间的抓痕。抚着,像要把那些抓住来的凸痕,用温柔给完全浸润到消失。

本文网址:http://www.znwan.com/xs/1/1486/7815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