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妖道之死

第三章 妖道之死

        崔渔看着床上的花猪,眼睛里杀机弥漫。

        下一刻神通‘物质转化’发动,只见那花猪的心脏处肌肤竟然化作了豆腐,嫩得能滴出水的豆腐。

        他体内的神力不多,只有发丝粗细,面对道行高深的妖道,崔渔竭尽所能,能做到的就是将那花猪心脏处的肌肤转化成硬币大小的豆腐。

        此时睡梦中的花猪似乎察觉到了危机,眼皮轻轻抖动,可是还不待其反应过来,那刀子已经刺出,插入了妖道的心脏内。

        扑哧~

        殷红色的血液泉水般喷溅出来,只听得一道痛呼‘痛煞我也’,花猪猛然睁开眼,惊的崔渔下意识攥住杀猪刀疯狂搅动,将那心脏彻底搅碎。

        砰~

        崔渔倒飞出去,持着杀猪刀,整个人直接向后倒飞出去,跌落炕上,又翻滚到了地下。

        花猪面色惊恐,身躯一阵扭曲挣扎,化作了妖道模样,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捂着胸口,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崔渔,口中鲜血流出:“不可能!你凭什么破我铜皮铁骨!”

        话语落下妖道体内一道流光飞出,径直向崔渔体内撞击了过去,不待崔渔反应,已经没入崔渔体内。

        “小心,那妖道竟然练出了天蓬胚胎,想要对你夺舍!”师娘在一旁喊叫,惊的花容失色,猛然扑伸过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发现诡异之力入侵,可炼化诡异之力为神血,请问是否炼化?】

        【注1:炼化可获得五缕神血。】

        【注2:无神通篡夺。】

        【注3:代价由人逐渐变神。】

        “由人逐渐变神?”崔渔一愣。

        【一滴神血由四万八千缕组成,若能累积十二万九千六百滴神血,可化作半神。以血液伐骨、脱胎、练神,可化作先天神灵。】

        “先天神灵?”

        崔渔想都不想,直接发动天赋,只听得崔渔体内一声惨叫,妖道进入崔渔体内的胚胎来不及反应,直接被天赋神通炼化。接着一股热流灌入血液之中,崔渔体内的血液一阵波动,多了一缕缕微不可察的金黄。在哪血液里,似乎有一种堪称不可思议的力量在蕴含。

        “砰~”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力量袭来,扑来的师娘直接撞个满怀,与崔渔倒在地上,抱在一起成了个滚地葫芦。

        “你怎么样?有事没有?”师娘扑在崔渔胸膛上,眼眶发红泪珠滴落在崔渔的胸膛,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我没事,区区妖道而已,既然已经被我杀死,岂容他翻出风浪?”崔渔惊魂未定,但话语却故作轻松。

        “果然没事?”师娘面色关切的看着他。

        “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崔渔笑了一声。

        “那妖道的天蓬胚胎已经进入你的体内,虽然眼下不会发作,但只怕会潜移默化中影响你,悄无声息间对你完成吞噬。”师娘眼神中满是担忧。

        “天蓬胚胎是什么?”崔渔问了句。

        “是对方天蓬变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将自己的精气神、一切的信息、一切的修为,化作一道胚胎孕育,欲要接引先天元气,化作太古天蓬。”师娘自崔渔身上爬起来:“他虽然眼下没有夺舍你,暗中却会改变你的身体,将天蓬胚胎中的力量融入你的身体,悄无声息间改变你的性格,然后再将你吞噬夺舍。”

        说到这里师娘一双灼灼的眼睛盯着他:“你必须要早日拜入大宗,借助宗门之力将那天蓬胚胎炼化。”

        崔渔站起身,看着女子的关切,笑了笑:“你放心好了,我既然有办法破开他的金身杀掉他,难道还会惧怕他的元神不成。”

        又看向妖道的身躯:“趁着那些人还在沉睡,咱们赶紧搜刮了宝物离去,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那道士的宝贝藏在哪里我全知道。”

        红衣女子上前直接拿出剪刀将妖道衣裳剪碎,露出一个玉瓶,以及一卷书册。

        “这是道士贴身携带的宝物,平日里从来都不舍得离身。”师娘将两件东西捡起,递到崔渔身前。

        崔渔接过书册,上书《天蓬变》三个大字,目光才与书卷接触,就感觉一股诡异的力量污染了自己的目光,向着自己灵魂污染而来。

        冥冥中一股难以言述的大恐怖,化作了无孔不入的混乱意境,向着崔渔脑子里灌注,要将崔渔化成一只怪物。

        “嗡~”

        就在此时崔渔天赋发动,所有侵袭而来的气机尽数被炼化,化作了一缕微不足道的神力。

        “小心,这是大册,记载着大道。一字一句,无不附着真经之力,不可随意轻看。”

        师娘在旁边提醒。

        崔渔将书册收起,看向师娘手中的玉瓶:“这是什么?”

        “我的龙筋、龙鳞就封印在玉瓶内。”师娘身躯颤抖,将玉瓶递给了崔渔,明媚的大眼睛盯着崔渔,一点点可怜兮兮的泪光闪烁:“玉瓶上有妖道密法,我现在半点法力也调动不得。”

        她将选择权交给了崔渔。

        崔渔看了红衣女子一眼,伸出手去拿住玉瓶,就感受到一股澎湃的水之气机围绕瓶身。

        崔渔不会禁法,但他有更省事的法门。

        心头念转,体内一缕神血变得暗淡,接着小神通物质转化发动,那神通无视封印,刹那间击中瓶身,然后瓶身化作了流沙,禁法自然散去。

        然后就见两道流光飞出,灌入龙女身躯内,就见龙女衣袂作响,身上红衣炸裂,化作了一袭白衣,整个人周身水雾流转,刹那间外界风雨交汇电闪雷鸣,整个苍穹一片阴暗,瓢泼大雨洒落而下,却又转瞬天空放晴。

        龙女白衣飘飘,恍若神仙中人。

        “好熟悉的力量。”龙女站在崔渔身前,整个人精神有些恍惚朦胧。

        崔渔看着龙女不语。

        “多谢你了。”龙女收敛气息,一双眼睛看着崔渔,明媚的大眼睛里满是喜色。

        “我也要多谢你。”崔渔笑了笑。

        “我才刚找回龙筋与龙鳞,必须要立即返回龙宫之中修复真身,否则日后必然会落下破落病根。你随我回东海吧!”龙女看着崔渔,眼睛里充满了期许。

        崔渔摇了摇头。

        龙女面色失望,明眸逐渐暗淡:“你要去哪里?”

        “走一走,看一看,继续寻访仙道,看一看着大好河山。”崔渔笑了。

        “我龙宫就是神仙所在,何须你去寻访?况且人族最重传承,想要学得真本事,可是千难万难,何必舍近求远?”龙女眼巴巴的看着他。

        迎着龙女眼巴巴的神态,崔渔那一刻怦然心动,只要进入龙宫,距离神仙之路就无限接近。原身出来苦苦求道,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长生不死的神仙大道?

        可理智战胜了长生不死的欲望,崔渔在龙女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海族是什么情况?

        在他的记忆中,龙族与人族的关系可是并不怎么友好,一直都气氛紧张的很。否则崂山道观岂敢大摇大摆对龙族动手?

        而且海族的妖怪中,多有吃人的习惯。

        况且他的天赋神通是吞噬诡异之力,他尚未弄清自己的天赋神通,要是去了海族后,将自己的金手指暴漏出来,到时候出了虎口进了狼窝。

        至少也要先把自己的天赋神通给搞清楚再说。

        龙女一双眼睛盯着崔渔,见到对方摇头拒绝,眼神中露出一抹失望。

        “三年后我会出关,你要是没有拜师,我一定会为你送来龙宫内收藏的人族修炼法,助你炼化天蓬胚胎。”龙女看了崔渔一会,转移了话题。

        崔渔没有反驳。

        “这一分别就是三年,三年内我要呆在化龙池哪里都去不了。三年后我要是去了洞庭湖,只怕你我在无相见之日。将你身上的衣服送我吧,也算是留个念想。”龙女目光扫过崔渔的身体。

        崔渔闻言一愣,呆呆的看了龙女一眼,看着白衣飘飘的龙女,心中也不由的升起淡淡伤感,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看着崔渔脱掉衣服,龙女斜倚在门框前,眼神中露出一抹安静:“那个小女孩,是道士自河州卫外掠来的,据说是一大户人家女儿。大户人家姓武。你抽空将她送回去,也能换一些钱财。否则她一个小女孩在这魔窟内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死于非命。”

        “不是你亲生的?”崔渔一愣。

        龙女玩味的看着他:“天蓬变第一禁忌就是女色。”

        随即崔渔反应过来,连忙转移话题:

        “河州卫有姓武的大姓吗?”

        “我对人族并不熟悉。”龙女依旧面带玩味的看着他。

        崔渔面色窘迫,说不出话,只是将身上的大衣递了过来。

        眼见着天空明月偏移,看着崔渔的窘迫,龙女笑了笑,坐起整理衣服:“我该走了,再不走就要耽搁根基了。”

        一边说着,将崔渔的衣服折起来,小心翼翼的收好。

        “什么时候再见?”崔渔问了一声。

        “等我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自然回来找你。”龙女看着崔渔打趣的笑了一声:“既然不舍,何不随我一道离去?”

        崔渔笑而不语。

        “我要走了。”龙女说了一声,转身就走。

        眼见着龙女离去的背影,崔渔心里也不由的升起一阵伤感。

        眼见着龙女走到门口,身子忽然顿住,转过身来又走到崔渔身前,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崔渔在她亮晶晶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就见龙女略作沉思后,自袖子里掏出一只鸡蛋大小的香囊,上面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水晶宫:“此物送给你吧。这是一个乾坤袋,里面装着一件至宝,此宝事关重大万万不可有任何闪失。三年之后我要是没有来找你,袋子里面的东西你就自行处置吧。只是千万不要将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更不要叫人看到这个袋子!”

        “后会有期!”龙女说完话,只听得外界一阵电闪雷鸣,人已经消失不见。

        手中拿着香囊,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外界淅沥沥的小雨,崔渔不由得呆愣在那里,整个人又些怅然若失。

        崔渔嘀咕一声,看着手中香囊,感受到了一丝丝奇妙力量的波动,神力流转间,一座房屋大小的空间出现在眼前。

        在空间内,一颗婴孩头颅大小的水蓝色珠子闪烁。

        即便是隔着锦囊,崔渔也能感受到珠子内一股浩瀚蓬勃的伟力在其中孕育。

        透过水蓝色的珠子,崔渔仿佛看到了浩瀚无穷的瀚海,滔滔不绝的海水在其中碧波荡漾。

        “不论这珠子,还是这锦囊,都是真正的宝贝。尤其是乾坤袋,省下不知多少麻烦。”

        看着锦囊,崔渔呆愣了一会,若有所思的将锦囊收起,然后起身穿好衣服,开始在屋子里翻箱倒柜。

        不多时自泥土中挖出一个箱子,打开箱子是数百两银票,还有一些零散的金银。

        收拾好细软行囊,崔渔打好包裹。

        他虽然有乾坤袋,却依旧打了个包裹,将所有不贵重的东西,都放在包袱内。

        出门不带包裹,一看就有问题。仔细的将老道士屋子搜了又搜,确认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才起身起身来到偏房,看到了熟睡中的小小少女。

        就是那个被崔渔撺掇掀翻道士船只的少女。

        女孩很小,只有五六岁大小,粉嫩嫩的很可爱。

        少女睡得昏沉,还在嘟囔着嘴,睡梦里不知在吃些什么。

        崔渔略作沉思,拿起油纸伞,小心翼翼的将小女孩抱起后,悄悄的推开门走人院子里。

        去看隔壁院子众位师兄,一个个睡的昏昏沉沉,猪一般的鼾声响彻整个院子。

        “妖道死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莫要练妖法了。有的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崔渔有心留下书信,劝告诸位师兄不要在练妖法,可想来自己根本就不识字,只能作罢。

        撑起油纸伞,身型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至于说院子里的诸位同门师兄弟?

        等到众人发现师傅死了,自然会散去。至于会不会变成猪?只能自求多福了。

        崔渔走了半日,直至天边泛光,才将少女放下,然后拿起书册,借助晨光观看起来。

        至于说书册上的诡异之力?

        崔渔的倒是巴不得对方侵袭!

        wap.

        /129/129445/30145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