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超品风水相师林陌司雨晨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111章 正义凛然陶清明

111章 正义凛然陶清明

        林陌和冯武同时转身。



        墓室门洞黑暗笼罩。



        黑暗中现出人影,一前一后两个人。



        两人缓步走来。



        走在前面的一个男子,穿一袭紫色的道袍,身材高高瘦瘦。长脸清瘦,深眼高鼻,皮肤干净白皙。如果不是他眼角的几条鱼尾纹,还有鬓角的几根白发,无论怎么看他都是一个中年男子,可他的实际年龄比他的外貌年龄大得多。



        光线昏暗,可林陌甚至看见了插在紫袍道人头上的发簪,尾部挂着的三只银色的小骷髅头。



        那是三鬼派的标志。



        紫色象征尊贵,在古代那是帝王专用,即便是与世无争的道家,那也只有身份地位极高的道士才会穿紫袍。



        林陌心中一动,问了一句:“来的可是三鬼派掌门,紫霄真人陶清明?”



        紫袍道人淡淡一句:“正是。”



        一个老头从陶清明身后走出来,披蓑衣戴斗笠,一张圆疙瘩脸只露了一半,仅有一米五几的身高,显得很敦实。他的右手里还提着一只船桨,表面很光滑,也不知道用了几十年,都包浆了。



        看是船夫,其实也是打手。



        林陌都懒得问他是谁,开门见山地道:“陶掌门,你是冲着鬼脸钱来的,还是冲着这古墓来的?”



        “两者都是。”陶清明也是直接。



        戴斗笠的老头上前一步,左手也抓住了船桨。



        冯武上前一步,弓步握拳,两只拳头的指虎折射烛光,自带寒气。



        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陶清明微微凝眉:“王安,退下。我跟你说多少次了,要以理服人,不要动不动就跟人动手。”



        王安默不吭声地退了回去,站在陶清明侧后的位置上。



        冯武的心里有些失望,但也不好挡在林陌的前面,也退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与林陌并肩而立。



        陶清明淡淡地道:“林道友,我这养子是个习武的粗人,生来就是一个哑巴,不会讲道理,你见谅。”



        林陌愕然,就两人的长相外貌而言,陶清明更像是船夫打扮的王安的养子,完全颠倒了。



        “贫道已过花甲之年,六十有七,只是略懂一点养生之道,所以看上去比较年轻而已。”陶清明话锋一转,“所以,很多退休的老干部、社会名流都来向贫道学养生之道,这些年虽然是攒下了一些人脉,可也耽误了清俢,得不偿失。”



        林陌微微凝眉:“陶掌门,你这是在暗示我,你三鬼派人脉强大,劝我不要跟你硬碰硬,是吗?”



        陶清明笑了笑,反问一句:“不是吗?”



        “难怪你女儿陶香君抓进去不到一天就放出来了,你的弟子胡证据确凿,你也能捞人出来。就你这张脸,刘华德都没你年轻,你要是整点什么唬人的养生丹药,养生功法什么的,那些老干部、社会名流还不趋之若鹜?”林陌一句话就把这陶清明的套路说了个明明白白。



        陶清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林道友,胡断腿,你得了一套房,你不亏。”



        “的确不亏。”林陌的声音也转冷了,“本来我是要到三鬼派来找你的,既然你自己来了,那我就把话撂给你,如果你三鬼派的人再胡搅蛮缠,想打鬼脸钱的主意,那就不是送房能解决问题的了。”



        “呵呵呵。”



        “陶掌门,别以为我会怕你的人脉,我玄瞳门三千年历史,什么人没见过?你区区一个三鬼派,也想跟我玩巧取豪夺的把戏,我告诉你,你三鬼派还不够资格!”林陌不留半点面子。



        陶清明叹了一口气:“我本是好意相劝,奈何林道友你不领情。你可知那枚鬼脸钱一旦落入扶桑阴阳寮的人手里,那意味着什么?”



        “你怎么知道扶桑阴阳寮要这枚鬼脸钱?”林陌心中暗惊。



        陶清明淡然道:“我这张老脸还是管用的,打听一件事不难。我不但知道扶桑阴阳寮的人在觊觎你手上的那枚鬼脸钱,我还知道石先生的人在附近,你在配合他们钓鱼,对吗?”



        林陌愣住了。



        陶清明接着说道:“所以,你以为我今晚是来抢那枚鬼脸钱的吗?你错了,你倒是想我抢,然后我出去就被石先生的人逮捕。你这小算盘打的,我在来时的路上就听见响了。”



        林陌:“……”



        “我知道你玄瞳门有三千年的历史,可历代单传,你就一个人,能撑一下你的也就那个石先生,可他在我这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也撑不住你。所以,你是斗不过我的,不如谈谈,谈一个我们双方都能接受的价钱。”



        林陌哂笑了一声:“我之前就给你女儿开过价了,五个亿,你把钱拿来我就把东西给你,没有的话,你废什么话?”



        陶清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想他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方大员都要给他几分薄面,一个穷酸小子竟然拿敢这样跟他说话?



        哪知,林陌又补了一句:“陶掌门,就你这口才,我建议你去搞直播,赚够五个亿我们再来谈。有个卖锤子的小伙欠了六个亿,搞直播都还清了,以你的人脉根本就不是问题。”



        陶清明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心头的怒气:“既然你不想谈钱,那我们就聊聊别的吧。”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



        陶清明指了一下墓墙:“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林陌说道:“天罡观。”



        “山顶上的道观才是天罡观,这里是袁天罡大师修建的金刚殿。这墓墙后面封印着一个非常凶险的东西,当初跟袁大师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十二个弟子,他们都死在了这里。后来,袁大师的后人就在这座山上建了天罡观,几百年来一直守护着这里的秘密。”



        林陌心中震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你说的非常凶险的东西是什么?”



        “我只知道跟你手上的鬼脸钱有关,你把它交给我,我来承担这份责任。”



        “就一道召土地神符,能镇什么凶魔,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陶清明说道:“那堵墓墙的每一块墓砖后面都有一道符箓,它们构成了一个大阵,也只有袁大师才有这样的通天的手段。你若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他回头看了王安一眼。



        王安心领神会,提着船桨就往那堵墓墙走去。



        冯武看了林陌一眼。



        林陌低声说了一句:“让他去。”



        王安走到了墓墙下,抡起船桨砸在了一块墓砖上。



        嘭一声闷响,墓砖碎裂,碎块迸飞。



        露出来的岩石上赫然有一道朱砂填缝的符箓,一眼可辨,那是净天地神符。



        王安又抡起船桨砸在墓墙上。



        墓砖碎裂。



        岩壁上又露出了一道符箓,五雷斩鬼符。



        王安再次举起船桨。



        陶清明说道:“王安,够了。”



        王安放下船桨,恨恨地看了护在林陌身边的冯武一眼。



        冯武的眼睛里顿时有了光。



        哥们,你这样我可就兴奋了啊!



        王安又瞪了林陌一眼,这才退回去。



        林陌都没正眼看他一眼。



        他的对手是陶清明,王安段位不够。



        陶清明说道:“林道友,这下你相信了吧?”



        “信一半。”林陌淡淡地道:“就算袁大师和他的十二个弟子真的在这里封印了什么东西,跟鬼脸钱有什么关系?”



        陶清明走向了近处的一只碑座:“抗战期间,扶桑阴阳寮不知道是从哪里知道了这里的秘密,一个扶桑阴阳师领着一个加强排的小鬼子来到了这里,杀人放火毁了天罡观,又炸开了金刚殿。丧心病狂的小鬼子毁掉了石棺,还盗走了墓碑。



        我这些年一直在调查十二真人的墓碑上有什么,还有小鬼子盗石碑的原因。也是天意,我查到当年有一艘船沉了。我亲自潜入湖底,发现了一块残碑。那块残碑上就有提到你手里的那枚鬼脸钱。”



        林陌想了起来,那次他一道色鬼符“审问”陶香君,她便提到了洞庭湖底的残碑和大墓,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



        陶清明正色道:“林道友,你远在蜀地无法守护这里,再加上你已经被扶桑阴阳寮的人盯上了,那枚鬼脸钱在你身上并不安全。我现在还不知道扶桑阴阳寮在搞什么阴谋,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无论是从民族大义,还是从华夏安全的角度,我都请你把那枚鬼脸钱交给我保管,只要我活着一日,我必不让小鬼子得逞!如果我查到小鬼子的阴谋,我一定跟他们旧账新账一起清算!”



        “哈哈哈……”林陌不禁笑出了声音。



        陶清明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



        他一番激情演讲,就连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这家伙竟然笑得这么难听!



        “你笑什么?”陶清明的眼神想刀人。



        王安又提起了船桨。



        冯武的眼睛里又有了光。



        哥们,这次我真的兴奋了啊!



        林陌哂笑道:“陶掌门,你还真是个老6,几句话就想让我把鬼脸钱交给你,你多大张脸啊?”



        陶清明的眼神中闪过了一线凶芒。



        林陌的声音转冷:“我给你三秒钟考虑,要不要来抢。”



        王安看了陶清明一眼。



        陶清明明显动了杀心,可始终做不下决定。



        “一、二、三!”林陌叹了一口气,“给你机会可你不中用啊,你没胆来抢就算了,冯师叔我们走吧。”



        冯武满脸错愕。



        你知道习武之人找个跟人打架的机会有多不容易吗?



        这就走了?



        林陌大步往墓门走去。



        陶清明冷眼看着林陌的背影。



        走到墓门口,林陌忽然转身过来,两只瞳孔深处浮现出了两个金色的小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