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仲氏太子在线阅读 - 第374章 哀莫大于心死

第374章 哀莫大于心死

        “好哇,这比我预想的情况还要好!”

        袁耀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猛地跳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泥土。

        “吕布不仅出城了,还让徐州兵去阻挡陷阵营,现在便该咱们出场了!”

        众人就等着袁耀这句话,立刻转身牵过战马,先将马嘴上的套子解开,然后踩镫上马。

        袁耀也跨上了坐骑,又调转马头,对着众人神情一正:“攻克徐州,在此一举!”

        说着便拔出佩刀,脸上再也不见轻佻戏谑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满是严肃和认真:“望诸君勠力同心,与我共进!”

        众人神情一凛,齐声大喊:“愿为将军效以死力!”

        “杀!”

        “杀!”

        ……

        郝萌左臂擎马,右臂飙血,一路跑一路飚,终于是坚持到了阵前才不支落马。

        一众河内兵接住他,更有经验者连忙大喊出声:“快找根点着的火把来!”

        高顺穷追不舍,哪怕是追到河内兵军阵前,也是决然向前。

        缰绳猛地一拉,战马一跃而起,径直落入了人群中,骨折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好在有个河内兵在最后关头拉了郝萌一把,这才没让郝萌被直接压死。

        不过郝萌的伤口却不小心被碰到,只听见半声惨叫,郝萌便彻底昏死了过去。

        高顺也被重重摔落马下,但他很快就忍着酸痛爬了起来,趁着河内兵们还没合围上来,提刀便直冲郝萌。

        环首刀左劈右砍,眨眼便有三名河内兵血溅当场。

        “保护郝将军!”

        几名河内兵大喊大叫着,一齐冲向高顺。

        高顺却是顾前不顾后,劈倒面前两人的同时,后背也吃了两刀。

        好在有铠甲护身,高顺闷哼了一声,却连头也不回,继续追杀着被人拖着走的郝萌。

        “他穿着厚甲,劈没用,用刺的!”一名河内兵伍长喊道,只是他这时才喊,已然晚了。

        那名拖着郝萌走的河内兵不知怎的脚下一绊,直接摔倒在地,不等他爬起身,高顺已经冲到了他跟前。

        “都给我闪开!”

        千钧一发之际,吕布终于是拍马赶到,一戟便挑开了高顺劈下去的环首刀,反手一抖,戟小枝的锋刃便是落在了高顺咽喉处。

        “高顺,你这逆贼!”

        吕布勒住战马,破口大骂:“我待你不薄,你竟敢反我!”

        高顺强行撑着的那最后一口气,也随着吕布的这一戟全然散了。

        “我本忠心,奈何至此。”高顺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双臂无力般垂下,那柄为吕布杀敌无数的环首刀也随之掉落在地。

        “将军既要取我性命,那就取罢!”

        “真当我不忍杀你?把刀捡起来,与我一战!”吕布勃然大怒:“我要在让所有人都亲眼看到,背叛我吕布是什么下场!”

        高顺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不说话,也不动。

        哀,莫大于心死。

        吕布抬起长戟,作势就要挥下,而高顺犹然不动。

        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

        熟悉的马蹄声响起。

        吕布不由得侧头去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吃一惊。

        只见不远处的松树林里,冒出了数以百计的骑兵!

        长期生活在并州杂胡聚居之地的吕布,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南匈奴骑兵的模样。

        袁军来了!

        嗖~

        一支利箭破空而来。

        吕布眉头一皱,却连躲都不躲。

        而那支箭最终也只是从吕布身旁掠过,并未伤到吕布分毫。

        此时冲上来几名河内兵制住了高顺,吕布这才调转过马头,冷冷道:“你以为你引来了袁军,就能对本将军不利?”

        高顺嘴唇动了动,但最后并未开口。

        “非也!”陈宫不知什么时候驱马赶到:“引来袁军的,不是高都督!”

        “而是我!”

        “你?”吕布听都听不明白。

        高顺却睁开了眼:“果然是你!”

        “不错,”陈宫笑了笑:“是我!”

        滋~

        一阵烧焦的声音传来,终于是有人拿来了火把,直接烫在郝萌的断臂处帮他止血。

        “啊~”

        郝萌被活生生烫醒,又活生生被疼晕过去。

        陈宫看了看郝萌,又道:“除了我,还有他!”

        吕布人都懵了:“你们在说什么哑谜,不妨说清楚些!”

        高顺眼睛一闭,他已经彻底无力再跟吕布解释了。

        吕布摸不着头脑,还想再问,却猛然察觉到周围气氛有些不对。

        只见周围郝萌和陈宫的部下越聚越多,而且都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吕布不由得大怒:“你们都看我作甚,还不准备枪阵应敌,难道要站在这儿等袁军杀来吗?”

        “动手!”

        陈宫一声令下,七八支长矛一齐捅向了吕布,吕布虽然没有防备,但反应却很快,扭身便躲过了所有矛尖。

        吕布怫然变色:“你们在干什么?这是要造反吗?”

        “造反”一词刚一出口,吕布终于是意识到了什么,接着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陈宫:“公台,是你在造反?”

        陈宫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你知道的太晚了,奉先!”

        “我杀了你!”

        吕布怒不可遏,直接催马向前。

        他没时间想明白所有的事情,但也知道眼下形势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必须得立刻做些什么。

        陈宫有些慌乱:“上,都给我上!”

        成群的士卒涌了上去。

        “挡我者,死!”

        只见吕布挥动长戟,鬼知道他怎么使戟的,硬生生把一个单体杀伤性兵器使成了群体杀伤性兵器,一扫便是破开了四人胸膛!

        人数上的优势,对于马上的吕布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尽管他胯下骑的只是一匹普通骏马,也总能寻觅到合适的空隙,在最恰当的时机催马落脚,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而那杆只是都伯所用的长戟,在他手中也如同神兵利器一般,每一次挥动都能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不远处,袁耀看到了正在施展鬼神之勇的吕布,连忙勒马刹住,又偷偷把手里的强弓藏回了弓囊。

        妈妈咪呀!

        幸好没被发现,不然一准冲我来!

        嗖~

        又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目标却是袁耀!

        城楼上,吕姬手持硬弓,急红了眼:“袁耀,你敢射我父亲!我杀了你!”

        说着就又搭上了一支羽箭。

        “住手!”刚爬上门楼看到这一幕的曹宏差点没吓尿了,“快抓住她!别让她放箭!”

        几名曹宏的心腹一拥而上,吕姬猝不及防,手里的弓箭被人抢下,人也被死死按在垛口动弹不得。

        吕姬瞪大了眼睛:“放开我!曹长史,你在做什么?”

        曹宏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袁将军差点就死在你的手上!”

        “你还问我做什么,我当然是要献城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